您的位置: 泰安资讯网 > 娱乐

雷士照明抢夺战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

发布时间:2019-10-09 17:48:31

雷士照明抢夺战 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

5月下旬爆出的雷士照明()董事会之争仿佛就是2010年8月国美电器()董事会之争的“翻版”。

摘要:5月下旬爆出的雷士照明()董事会之争仿佛就是2010年8月国美电器()董事会之争的“翻版”。关键字:雷士照明,董事会之争,国美电器

“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世界上没有性格完全相同的人。”哲学家莱布尼茨说。但现实是,很多事件会以相似的面目重复上演。

5月下旬爆出的雷士照明()董事会之争仿佛就是2010年8月国美电器()董事会之争的“翻版”。

表面上看,两次董事会之争都是公司创始大股东与外来股东的对决--公司创始人因“错”出局;力量稍有恢复之后,即开始寻求对于公司控股权的“回归”;双方争斗的过程,除了爆出大量不为外界所知的内幕外,还纷纷牵涉到了企业存续发展的政商环境及各自取舍;最后,从结果上看,无论何方取胜,上市公司业绩受影响较大,甚至很长时间无法翻身。

但仔细考量两者很“狗血”的剧情,双方斗法的手腕不具可比性--雷士照明创始股东吴长江(微博)捆绑雷士供应商和经销商,国美电器创始大股东黄光裕凭的却是资金实力及国美未上市门店的“杀伤力”;吴长江回归渺茫,而黄光裕却一直重权在握。

重庆“袍哥”吴长江显然不具备潮汕“望族”黄光裕的实力。

无论财富、人脉、手中筹码、公司上市之初对于创始股东的权益保护等等,吴长江都无法与两任国内“首富”黄光裕相比。

两人唯一相近的是,都是因为“好赌”而遭致后来的公司争端。

其中,黄光裕因在公海赌博欠下十几亿港元的巨债后,试图通过地下钱庄转移资产还债而东窗事发。吴长江则同样因在澳门豪赌欠下巨额债务,按照雷士照明小股东方代表、和君创业首席合伙人李肃(微博)的统计分析,“吴长江向经销商借了三亿多资金,把股票抵押出去借了六个亿,赌债两个多亿,加起来11亿(个人欠债)。”

如前所述,无论资本实力、人脉资源,还是上市公司制度设计等层面,吴长江均无法与并购经验丰富和实力雄厚的黄光裕相比,同样,在为何出局、如何准备重新夺回公司运营权的过程中,吴长江和黄光裕也存在本质区别。

“吴长江现在打的就是两张牌。一张是所谓民族主义,称施耐德把创始人挤走,要把民族品牌吞下去;第二张是悲情牌,即创业辛苦多年,结果被投资人赶走。”

不过,雷士照明董事长、赛富投资资金顾问有限公司(下称“赛富顾问”)创始合伙管理人阎焱(微博)却告诉《中国经营报(微博)》:“说施耐德要霸占雷士,但是施耐德股份只占9%,9个董事中施耐德只占1个,而且当时引进施耐德也是吴总自己引荐。他说引进施耐德是为了制衡我们。这些事情让我们无法解释。”

[#page#]

按照阎焱的说法,赛富顾问等为首的雷士照明现任董事会之所以会同吴长江有争论,主要是因为吴长江不愿如实袒露其本人的“不当”行为,从而导致双方在吴长江是否可以重回董事会的问题上发生龃龉。

“吴长江开始一直不敢回国,后来据说中纪委让他协助调查行贿受贿的事情,给了保证条件后才允许他回国的。回来后让他提供了很多资料。他在行动自由后,提出想回董事会。当时我们就说不是不可以,但我在他和另一大股东朱海三人的会议上就当面提出三个条件,一是你需要给董事会有个交待,解释中纪委调查到底是怎么回事。二是解决关联交易和体外利益的问题,因为他欠公司钱很长时间了。三是他必须对董事有承诺,一定要按董事会的决议行事。他均口头答应。”阎焱说,但吴长江不断反悔,并拒绝交出其本人同重庆南岸区政府签订的搬迁公司总部事宜的合同复印件。

雷士照明的公告显示,吴长江曾以将公司总部搬迁至重庆为条件,获得重庆南岸区某土地及2000万元“搬迁费”。但阎焱称,雷士照明的董事会决议却是--“董事会批准组建一个销售公司,从未同意把总部搬到重庆”。此外,土地和2000万元现在均不归上市公司所有,而是控制在吴长江手中。

杀敌一千,自伤八百。

对于本应兄弟同心的上市公司股东方来说,无论结局如何,每一方其实都是输家。

以国美电器为例。2010年8月,黄陈大战爆发。2010年,国美电器营收同比增长19%,达509.1亿元,净利润27.06亿元;但其竞争对手--苏宁电器()营收同比增长29.51%,总额为755.05亿元,净利润38.81亿元。两家实力本来旗鼓相当的公司,因为不同的公司治理,差距被不断放大。

这还是在“黄陈大战”最终以双方谈判达成和解下的数据对比。

雷士照明呢?最新消息是吴长江准备重立山头。

按照阎焱披露的消息,吴长江将其持有的雷士照明股权向两家境外投资机构进行了质押。

“其中一个债主是美国的一家对冲基金,通过股票抵押借了他(指吴长江,本报注)6820万美元,两个星期前,他们找过来时已经给他延长了六个星期,要求平仓。结果,吴长江打希望我们不要接盘,他说如果接盘就是落井下石。因为一平仓,这些股票就不是他的了,大股东身份会变。”阎焱说。

而对于“阎焱们”来说,即便雷士照明已是国内第一大照明企业,在其核心高管离职、工人停工、供应商断货、部分经销商跟随吴长江而去,同样会让其元气大伤。

很明显,雷士之争中,没有一个人会是赢家,即便赛富顾问等最终能够重整雷士照明山河,原本良好的企业运营节奏也已被搞得乌烟瘴气,没个三五年,很难缓过神来。

珠海治疗癫痫病医院
呼和浩特治疗盆腔炎方法
庆阳治疗男科医院
珠海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